2020, FUCKOFF

2020, FUCKOFF

2020 年真的是在进入成年这个阶段以来过的最复杂也最简单的一年,以一种没有任何准备的状态经历了数不清的事情。1 月 1 日的凌晨,我以复杂的心情写下这篇文章,来记录与总结 KSkun 这个人一年中的各种经历和感受,同时作为 KSkun 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痕迹之一。

又由于人类本质原因,这篇文章鸽到了 2021 年 2 月 12 日(农历正月初一)的凌晨才完成,加入了寒假后的部分内容。

谨以此文献给这个世界。

前言/碎碎念

动笔之前,其实发现了自己的一个小习惯,手机里无意识拍下的照片可以组合出彼时彼刻的生活轨迹,因此说不定照片是比这样的文章更好的记录方式。当然,光是照片也是没有用的,还是需要做回忆,并且把彼时彼刻的感受想办法用文字记录下来。

另外就是,看了一遍去年的总结。怎么说呢,在往回看自己的时候,总会觉得以前的自己 too young,很多时候确实存在偏执和激进的成分,包括这篇总结内提到的许多观点。我一直不希望向别人输出自己的观念,因此各位在阅读的时候也就图一乐就好,千万别当真。

尝试着用不流水账的方式写这篇东西,希望效果还行吧。

疫情

其实最开始听到一些风声的时候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甚至还大大咧咧地去看了京紫外传的点映场。一个同学非常紧张,打算购入一盒 KN95 口罩,问我要不要合购,于是我顺手分了 5 个,由于买的比较早还没涨价实在是非常幸运,这一批口罩在我从武汉回家的路上提供了保障。

回家之后,生活其实还是照常进行的,购物也好,年饭也好,只是感觉街上的人变少了些。真正觉得事情不对劲还得从封城说起,首先是武汉封城,紧接着家里也不让出门了,所有人都不允许出小区,最多可以下楼。

仍然记得因为老旧小区人手不够,志愿者放我出去采购物品的时候,亲眼看到街上空无一人的样子,真的是非常不可想象的。虽然说是冒着风险出门采购,总比闷在家里看着确认人数单增要稍微轻松一点,这也算是疫情初期紧张情绪的一种调剂吧。

empty street during pandamic 1024x473 - 2020, FUCKOFF
空无一人的街道

在这期间,采购主要是通过网上订购后统一配送到小区或自提点的形式进行的,也有通过志愿者或者政府采购的渠道,因此没法像逛超市那样挑着购买,也因此误打误撞买到了一些平常没有注意的好物。在物资如此受限的情况下搞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带来的快乐甚至是平时的好多倍,有种回到了物资贫乏的时代的味道。也因为这个契机开始跟着家长在家做饭了,做饭还是非常快乐的,只是讨厌洗碗。

疫情在家的这么长一段时间,包括后续可以出门之后的一段时间,真的是非常宝贵与难得的一段时间。也许这是上学以来第一次长时间地在家和家长一起生活,还有机会经常去祖辈串门。现在越来越觉得,时间是非常难得的,能分这么大比例的时间和家人在一起更是非常难得的。说一个人在世界上活着,有一部分是因为他维持着一些特定的人际关系,在其他人的记忆里留下了痕迹;自己的家人与朋友也许会随着时间而不得不减少联系,在关系淡化的情况下,如果记忆里也没有留下痕迹,就非常不妙了。另一方面是,家长确实很希望我长期留在家里与他们一起生活,这也算是满足了他们的一个愿望。

在线函授,成人教育

和疫情伴随的,便是这一个完全在线上开课的学期了。当然了,经过了一个假期,在不在学校的前提下,早起和早睡都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于是自然而然地就开始翘早 8,后来扩展到了所有不签到的课。至于学习怎么办,那就随便把作业对着答案搞一下,找个时间把视频挂完算了。一句话总结便是,除了要签到和答题的电路理论课之外,我屁都没学到。

更致命的是,屁都没学到就算了,还习惯了阴间作息和颓废。这种颓废并不是开开心心地打一天游戏,而是在打游戏或者水群的同时还焦虑着、不安着,明明抱有干正事的想法,却不断地逃避着现实。这也许有疫情带来的恐慌的因素,但也同时存在对自己的期望很高与家庭经济问题带来的巨大压力。在一整个线上学期之内,我的表现和对自己的要求存在巨大的落差,且这一点一直都没有被我接受。

后来呢,这种落差开始被我慢慢地接受了,这不是因为我恢复了作息和表现,而是因为我降低了对自己的要求,开始认同自己是一个废物的事实。当然,所谓降低也不是倒向了另一端的降低,而是稍微降低了一点,让自己感觉好受一点,本质上也只是在逃避而已。这个过程中我挣扎过好几次,例如某一次我熬到第二天清晨并且直接当早起,结果快中午就没撑住去睡觉了,又例如之前写的一篇博文,总之最后是以失败告终的。

这一系列的事情让我意识到,我确实是一个没有办法自己激励自己去卷的人,尽管不讨厌目前的课程,但是也没有到能让我自己驱动自己去深入学习的程度。不过,如果要达到对自己的高期望,目前这种状态肯定是不对的,但是至今我也没有找到比较好的办法解决。

总之,这个学期就在各种焦虑和应付中过去了,一事无成

从沉沦中走了出来

从学期开始直至学期结束,我整个人一直都处于上面所说的这种,焦虑着、不安着却没有动力改变现状的状态,但暑假里的各种经历确实短暂地让我从这种状态中走了出来。

第一件事是和 panda 去了一趟成都,在当地群友的带领下广泛地尝试了各种当地特色食物,体验极佳。后来又去了一趟武汉,算是亲眼看到了疫情之后的武汉的样子。由于自己也是湖北人,在山里疫情都有如此严重的程度,其实很难想象武汉的实际情况。但 7 月再去的时候,武汉看起来缓了过来,看上去街上的人都在正常生活,除了随处可见的关张的门面提示着经济的崩溃。这次旅行和朋友同行,一路确实很开心,缓解了一些疫情期间积累起来的压力。

第二件事是冰岩作坊的夏令营,我也是第一次参与这种形式的活动,参与指导了两位同学,并且参与了具体任务的规划。由于夏令营的终极任务我自己也没写过,正好也跟着做了一遍恢复下手感。对于我来说,写代码还是比复习要上头很多,连续写大几个小时也不会分心,很好地说明了写代码是一项能让我有动力驱动自己的事情。同时从长期以来一事无成的失落中走了出来,因为觉得最后写出来的东西还可以。

第三件事是延迟到下学期的期末考试真的要来了,加上家里没有空调太热了,于是被逼着跑去麦当劳自习。刚好那两天可以从麦当劳白嫖一杯中雪碧,再自费 5 元买一杯咖啡麦炫酷,便可以在糖和咖啡因的驱动下去复习期末的 4 门课程,从结果上看成效的确不错,在下学期给了我一点点初始的动力。

从这些事情里找规律的话,可以发现有反馈的事情需要的动力会少一些,例如复习的时候进度如果稳定向前推动就会感觉自己确实有在做事情。总之,如果事情动起来了,坚持下去会稍微轻松一些。

专业选择不慎

下半年的这个学期是以期末考试开始的,归功于暑假高强度补课一个月,总算是平稳度过去了,并且在心态上起了一点正面作用,提供了一点初始动力。因此,最开始的一段时间我依然全勤了所有课。

后来便是一样的套路,开始渐渐变得颓废,失去动力,又沉入了不安地摸鱼的这层困境之中,被 ddl 推着做事。由于这学期所有的课程都对齐到学期初开课,在中期的时候大量结课让 ddl 堆了起来,一度心态爆炸到只想放弃所有的事情,也因此推掉了冰岩的一个锅,也丢掉了不少平时分。又由于许多课程突然签了到,又被一些老师找了麻烦,才又补充了一点动力恢复作息和去上课。由此看来,缺乏动力这个问题真的是很难解决的。

不过在浑浑噩噩的生活里,也有一些好事发生。这学期里也吃了不少好吃的东西,并且尝试着开始在空间里连载美食博主 KS 系列说说。认识了一个在做游戏的学长,并且在学长的建议下蹭到了软件学院万老师的图形学课程,发现自己对图形学的兴趣很大,也因此确定了未来发展的方向,同时也增加了一些压力,因为可能需要读一个硕士研究生。另外就是抽空去考取了业余无线电操作证书,开始了作为 HAM 的活动,包括接收 ISS 下发的 SSTV 图片和借助卫星远距离通信。我觉得这些兴趣与技能的发现确实比较突兀,不知道为什么就去接触了这些事情,觉得很好玩于是就做了下去。此外,这学期对信件和无线电通信的兴趣也说明我比较喜欢仪式感,信件上的邮戳和获得许可、进行合法的通信都可以看成是仪式感的来源。

另外一件事就是,过了一年之后重新来审视转专业和内卷这件事,也有了更多的看法。当初转专业单纯是因为光电和自己的方向不合,想换到一个稍微近一点的,结果就来了电信。其实在体验了三学期的课程之后发现电信和计算机(华科的专业设置)的区别还是相当大的,当初的一种「用电信作为计算机的替代品」的想法是相当不成熟的。作为电信来说,不讨论教学质量的前提下,其课程设计还是比较具有专业色彩的,但是这种专业色彩和计算机专业的也有很大区别。如果希望借助电信作为进入相关行业的替代品的话,也许不能指望从学校的课程中获得什么技能,而是需要自己寻找资源和自主学习吧。好在很早之前就对相关技能有了初步的了解,也通过冰岩作坊等平台走上了正确的方向。

此外,本学期中特别关注的一点事是自己飞速增长的物质欲与消费欲。我不清楚是否是疫情期间许多愿望无法满足的原因,还是获得了一些可支配收入的原因,在整个学期中各种广告与念头对我的吸引力大幅提升了,也因此冲动消费了好几次。不过好在我还是以比较理性的状态面对这件事情的,不至于刷爆花呗到还不起的地步,但也同时需要做其他的努力来填补冲动消费带来的空缺了。目前看来,还好我对自己还是有一点 B 树的,消费都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且欲望没有无限膨胀。

关于未来

在这一年里发生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一些关于未来的思考与决定。第一件事是跟着学长的推荐去蹭了软工的选修课「计算机图形学」,并且认识了人很好的万琳老师。通过蹭上的几节课,我确认了自己对计算机图形学的兴趣,并且把关于未来的目标确定到了计算机图形学的这个方向上

为什么是图形学?其实回忆我的游戏玩家史,图形学出现的次数不算少。Minecraft 中的 Shader’s Mod(光影 Mod)是一个最直观的例子,它通过自定义着色器极大地提升了 MC 本身的画面质量,也是童年时希望有好显卡这一愿望的来源。后来又参与了 AcademyCraft 的制作,彼时的偶像承担了其大部分的开发工作,其中渲染部分是我完全不理解的高端领域,通过看不懂的复杂操作能够实现超能力设定中的各种酷炫特效。后来那位大佬去了华科,毕业后入职了米哈游,而米哈游的游戏《崩坏 3》与《原神》更是我有限游戏体验中印象非常好的两作。因此图形学即是小时候的愿望,也是追随那位大佬的身影,又是被优秀作品吸引而做出的选择,加上自己确实有兴趣,我认为这是非常充分的理由了。

在有了目标之后,就需要思考如何达到这一目标。目前我的专业和图形学交集甚少,我能接触到的资源主要是冰岩的游戏组、认识的一些在做游戏的同学,与蹭课接触到的万琳老师。又由于本专业本科培养计划颇为丰富,可能需要通过读研来延长时间来深入了解这方面的内容,因此大概是得投身内卷的。至于冰岩作坊,Web 相关的工作也许是分得出来精力完成的,这件事情目前还没有做出决定。另外,寒假计划分一些精力出来学习在线课程 GAMES101 来补充一些基础知识,随后视情况可能会加入万琳老师的组参与一些实际科研或项目的工作吧。

做出读研这一决定,在现在来说似乎有点晚。这主要基于以下几方面的考虑:首先,从目前的成绩看,我似乎还能卷出来一些东西;之后,本科阶段可能确实分不出什么精力完整地补充关于计科、图形与游戏相关的知识,而延长作为学生的时间可以用来做这些工作;再次,其实对参与工作还是有一些恐惧的,毕竟刚经历过上面所描述的那些失落情绪。

依然颓废的寒假

按照寒假前定下的计划,寒假需要分出一部分精力来学习在线课程 GAMES101 与日语,但回家之后这些事情就被我立即抛到了脑后。回家后,作息以极高的速度变得阴间,GAMES101 也渐渐开始看不进去,报名了一个春运志愿者的活动并在这上面花了大量时间,而日语则什么都没动。在寒假这种时期、家里这种环境下,上文提到的动力缺乏问题更显严重。寒假中,我唯一能抱着热情完成的工作只有一些短期的工作,比如作为阅读作为睡前读物的《Head First 设计模式》,以及研究一个关于在线语音声音失真的问题(博文稍后发布)。是否有一种方法来补充确实的动力呢,我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

现在是正月初一,还有半个月左右的寒假,大概是没有办法做更多的事情了。希望能够快乐地过完剩下的寒假,以及按时开学吧。

后记

这篇文章的前半部分是在 1 月 1 日写下的,彼时我还没有太多关于 2020 年的感想,也只是在以记流水账的方式记下了一些事情。那时,我还在为期末考试的科目焦头烂额,更因比较大的压力与关注到自己的问题而缺乏灵感,因此仅仅因为太困这一原因写一半弃坑了。

现在是正月初一的凌晨,在今年拜年纪的单品里挑着看的时候刷到了歌曲《时光盲盒》,引起了一些回忆与感触,因此趁着动力还在赶紧续上了这个大坑。歌词里有这么一段真的很让我共情。

辛苦了
可以哭了 可以笑着说结束了
丢下所有规则 忘记所有挫折
敬自己一杯 因为值得

《时光盲盒》(2020 哔哩哔哩拜年纪单品)

在 2020 年里,先是经历了疫情期间情绪与认识的大起大落,又是在后一个学期里压力过大、被焦虑笼罩,真的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虽然也许这些事情都是在自己折磨自己,但是我依然偏执地在意这些,舍不得放下。《原神》里钟离(岩王)选择了放弃神位,是因长年以来的责任过重,而现在他只想放下一切,对自己说一句可以下班了。在这首歌里,又听到了如上的段落与温暖的音乐,更让我与之共情。

尽量有很多事情很重要无法逃避,现在我只想放下这些一会,哭一会。未来会变好的。

KSkun
2021 年 2 月 12 日 于十堰



6 thoughts on “2020, FUCKOFF”

  • 图形学啊…真好,能下定决心确定自己的方向真好,我当初还是没能击败自己的不想考研的惰性和保研内卷的无望,最后也没蹭上图形学这条路,KS新年加油鸭

  • 可以看出来学长是一个很热衷思考和积极进步的人呢,其实有一点我和学长反应不同的是,对于读硕士研究生这件事,确实,现在看来,除了计算机,其他大多数专业都需要读研才能更好地适应社会需求,可对我来说,我一直把读研作为一个目标,读研对我来说似乎成为了一件必要所以平淡的事情,就算是学计算机读研也没什么坏处,我觉得学历高一点总是好的,最重要的是可以学到更多的东西,所以我觉得对于读研duck不必有太大的压力,可以考虑用积极的状态去面对这件事。
    一点点愚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